买卖合同仲裁纠纷一案代理词

时间:2015-12-02      关注:1270

 代理词

尊敬的仲裁员:

XXX有限公司(简称“申请人”)与XXX有限公司(简称“被申请人”)买卖合同仲裁纠纷一案,申请人委托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XXX律师作为该案的代理人。现结合本案双方证据反应的事实、应当适用的法律法规,针对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和本案的争议焦点,代理人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以供仲裁庭参考。

一、本案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之一是请求裁定被申请人支付合同欠款945630元,其自行制作的《XXX销售合同汇总-武汉能嘉购》表格显示,945630元欠款数额分布于生物质项目的六个争议项目(京山、望江、蕲春、万载、祁东、吉安)以及水务项目中的印度都利项目。被申请人认为,本案生物质的六个项目被申请人已经按照约定支付了相应款项,不存在未付合同款的违约行为,剩余款项未付是被申请人依据《合同法》第六十七条“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在行使抗辩权。另,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之间是有偿代理关系,而不是买卖合同关系。具体如下:

(一)本案生物质项目中争议的六个项目和水务项目的印度都利项目,被申请人已向申请人支付1832590元,剩余款项未付是因为申请人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

关于本案生物质项目中争议的七个项目的付款情况,被申请人提交的第一组证据显示,申请人分别于2009年8月17日、2009年11月19日、2010年1月29日、2010年12月22日、2012年1月4日、2012年7月8日就七个项目陆续向被申请人支付货款1832590元,庭审中申请人认可了前述六笔款项的付款记录,依据《武汉仲裁委仲裁规则》(简称“《仲裁规则》”)第三十四条第二项“当事人在证据交换过程中已经相互认可并记录在案的证据,可以不经质证直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的规定,应认定申请人支付的1832590元即为七个争议项目的设备款。申请人提出1832590元并非七个争议项目的全部设备款,仅部分用于支付争议项目,但其却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依据《仲裁规则》二十九条第二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规定,其主张不能得到支持。

依据双方签订的《工况产品购销合同》(简称“《购销合同》”)第十条“结算方式及期限:按武汉能嘉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与武汉凯迪签订商务合同付款执行”和第十四条“供方提供的产品为按国家标准和需方要求生产的全新、优质产品;在质保期内如供方所供产品发生质量问题而需方无法解决,供方应在收到需方书面通知予以维修或更换,由此发生的一切费用由供方承担”的规定,本案中争议标的设备的付款方式、期限及条件,应按照被申请人与凯迪电力公司签订的商务合同执行,设备质量要求按照凯迪电力公司的要求执行。此外,本案中申请人深知设备的需方实为凯迪。

申请人与XXX签订的《XXX发电项目汽水取样及化学加药设备采购合同》(简称“《采购合同》”)关于付款期限、方式以及质量要求都有明确的规定。《采购合同》第5条(5.3)约定,货款的支付按照7:2:1的付款方式,具体为:“设备交货后一个月内,支付70%;安装完毕后进行单体调试,验收合格后一个月内,支付20%,如有问题,应扣除相应部分;质保期满、取得最终验收证书后一个月内,支付10%的质量保证金,如有问题,应扣除相应部分”;《采购合同》第10、11条约定“安装、调试、试运和验收及售后服务”与“保证、索赔”,即质量验收与质保条款,具体为:“(1)安装、调试、试运和验收及售后服务:设备交付后约定为安装、调试、试运行、性能验收试验;进行单机、系统和整机调试后,能稳定运行前提下进行满负荷试运行,在96小时试运之后半年内进行性能验收,验收完毕买方应在10天内签署由卖方会签的初步验收证书;保证期,指初步验收证书签发之日起至一年,在前述保证满后,由买方在30天内出具最终验收证书交给卖方,在此期间卖方应完成买方在保证期满前提出的索赔和赔偿。(2)保证、索赔: 保证期是指签发初步验收证书之日起一年、签最终经验收证书; 如合同设备在保证期内发现属卖方责任的缺陷(如设备性能达不到要求等)则其保证期将自该缺陷修正后开始计算一年; 每套合同设备在保证期内,如发现卖方提供的设备有缺陷或损坏,如属卖方责任,则买方有权向卖方提出索赔;卖方在接到卖方索赔文件后,应立即无偿修理、更换、赔款或者委托买方安排大型修理”,综合《采购合同》的前述约定和《购销合同》关于付款方式、期限以及质保的约定,只有项目单体验收合格申请人取得初步验收证书后被申请人才能向申请人支付项目调试款,只有项目最终验收合格被申请人取得最终验收证书后被申请人才能向申请人支付项目质保金,本案中万载项目、吉安项目申请人没有向仲裁庭提交取得初步验收证书的证据,争议的七个项目申请人也没有提交取得最终验收证书的证据,根据约定并结合《仲裁规则》二十九条的规定,被申请人无需支付两个项目的调试款即129440元,无需支付六个项目的质保金194660元。

(二)本案中,被申请人就生物质项目中合作的十四个项目和部分水务项目,总计已向申请人支付了5242141元设备款,除十四个项目和都利项目的质保金以及吉安项目的调试款外,款项已全部付清。

二次庭审中,被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交的申请人制作的《到账清单》显示,就部分水务项目和生物质项目截至2010年12月22日被申请人直接向被申请人支付设备款共计5163301元(请仲裁庭核实《到账清单》),此外被申请人于2012年7月18日向被申请人又支付78840元(申请人提交的《XXX 销售合同汇总-武汉能嘉(2011)表》中印度都利项目中记录了该笔款项),被申请人就部分水务项目、生物质项目共计向申请人支付了5242141元。庭审中,申请人已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确认系申请人发送至被申请人,故仲裁庭应确认5242141款项的收款情况。虽然申请人提出水务项目是申请人与凯迪公司双方签订的合同,由其双方自行结算,但到账清单末端申请人却注明收到武汉能嘉货款5163301元,显然其说法与书证显示的事实相矛盾,不应被采信。庭审中,被申请人阐述了该5242141元除十四个项目和印度都利项目的质保金和吉安项目的调试款461800元外已全部支付的事实和理由申请人并未提出相应较强效力的书证、物证予以反驳,故仲裁应予以认可。

此外,根据《仲裁规则》二十九条“(一)当事人应当对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二)当事人未在规定期限内提交证据,或者提交的证据不能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的规定,申请人由于并未提交已经全部履行完毕生物质项目中剩余八个项目已经全部履行完毕义务的证据,因此仲裁庭不能因此认定剩余八个项目已经全部履行完毕,况且被申请人也一直予以否认。需要强调的是,申请人是在避重就轻,混淆视听人为简单的将争议的焦点落在争议的七个项目中。

(三)争议的七个项目质量存在严重问题,两个项目未进行调试,质保金和项目调试款依法、依约不应支付。另,被申请人因申请人设备质量存有问题,凯迪公司扣减被申请人货款780536.3元,依约被申请人应扣减申请人780536.3元。

关于质量问题,(一)京山项目:《现场服务单》(2011年5月30日)载明:2011年5月30日,大量零件损坏情况;《传真》(2011年9月15日)载明:质保期内2台磷泵、2台氨泵无法使用;(二)望江项目:《工程发货单》(2009年3月26日)载明:交货时缺失零件情况;《工程项目验收单》(2011年1月23日)载明:仅只对汽水取样、加氨装置、加磷酸盐装置调试完成,同意验收,但还缺加阻垢剂装置未调试;(三)蕲春项目:《现场服务单》(2010年1月4日)载明:取样架仪表未到货;电邮(2011年8月31日、2011年9月13日)在质保期内有泵需维修、三项阀及其他四样配件需更换;(四)万载项目:无任何检验资料;(五)吉安项目:《工作联系函》(2011年12月6日)载明:武汉凯迪控股投资有限公司通知能嘉公司,汽水加药系统将在12月6日进入调试,需派员到场;(六)祁东项目:煤容管道不通,无法涸水;印度都利项目:凯迪电力公司通知新三可公司派专人检查、验证水处理系统集中取样架,但新三可公司未前往检查、验证。

关于项目调试问题,(一)万载项目: 无任何检验、调试资料;(二)吉安项目:《工作联系函》(2011年12月6日)载明:武汉凯迪控股投资有限公司通知能嘉公司,汽水加药系统将在12月6日进入调试,需派员到场,最后申请人并未到场;另,庭审质证过程中,申请人已经认可万载和吉安项目未进行过调试。综合上述证据反应的事实,争议的七个项目都存在质量问题且万载和吉安项目调试款也未支付。综合本代理词前述关于双方之间付款期限、方式和条件以及质保金的论证,并依据《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买受人依约保留部分价款作为质量保证金,出卖人在质量保证期间未及时解决质量问题而影响标的物的价值或者使用效果,出卖人主张支付该部分价款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被申请人无需支付七个项目的质保金和万载、吉安项目的调试款。

此外,双方之间的结算款应扣除XXX公司已经扣减被申请人的780536.3元。申请人于2010年7月8日传真致函被申请人,声明:“因产品质量对武汉凯迪造成的损失负责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庭审中该传真的真实性申请人已认可。鉴于被申请人与凯迪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11.5第二款约定:“卖方在接到买房索赔文件后,应立即无偿修理、更换、赔款或委托买方安排大型修理。包括由此产生的到安装现场的更换费用、运费及保险费由卖方负担”,凯迪公司于2013年3月13日以“《关于质量问题处理、延长质保的通知书》”致函被申请人,“因申请人设备质量问题XX公司委托XXX开发运营有限公司对于缺陷部分进行维修、处理,维修费用,共花费780536.3元,由此产生的费用从被申请人剩余合同款中扣除”,该笔款项已被凯迪公司从双方之间的结算款中扣除,同样780536.3元应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结算款中扣除,因此请仲裁庭在核查双方设备款往来情款时应对该款项予以扣减,此举也符合《购销合同》第十条关于结算方式和结算期限的约定以及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二条“ 买受人在检验期间、质量保证期间、合理期间内提出质量异议,出卖人未按要求予以修理或者因情况紧急,买受人自行或者通过第三人修理标的物后,主张出卖人负担因此发生的合理费用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规定。

(四)申请人依据《购销合同》第二条“产品质量保证期为产品安装调试合格后一年或者到货后十八个月(以先到为准)”并认为质保期限已过,向被申请人主张违约金于法于约无据。

首先,根据本代理词关于《购销合同》第十条“结算方式及期限”的前述论证,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货款结算应按照被申请人与凯迪公司之间的合同的付款条件进行,即到货后付款百分之七十、安装调试完成后付款百分之二十,质保期满取得最终验收证书后付款百分之十。申请人与凯迪公司在《采购合同》关于保证期的约定是指“初步验收证书签发之日起至一年,在前述保证期满后,由买方在30天内出具最终验收证书交给卖方”。因此,申请人取得质保金的前提是初步验收证书签发之日起一年,并取得最终验收证书,而非《购销合同》第二条约定的日期过后即可取得质保款。

假使《购销合同》第二条、第十条内容存有争议,依据《合同法》一百二十五条“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本案中该合同条款是被申请人提供的,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合同的目的是想谋取与凯迪公司合同之间的差额利润,因此只有XXX公司支付被申请人质保款,被申请才能将质保款支付给申请人,在设备采购、买卖市场中中间人利用本人政商资源撮合两方交易并赚取差价的现象是司空见惯的,如果业主方因设备提供方提供的设备存有质量问题扣减其质保金,中间方再向设备提供方支付质保金显然是不符合交易习惯的。故本案中质保款支付期限应适用被申请人与凯迪之间的约定。

此外XXX公司及被申请人多次对申请人出售的设备提出质量异议,但申请人迟迟不能解决,到最后拒绝解决。依据《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买受人依约保留部分价款作为质量保证金,出卖人在质量保证期间未及时解决质量问题而影响标的物的价值或者使用效果,出卖人主张支付该部分价款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规定,申请人提出的质保金根据法律规定也不应得到支持。另,被申请人与凯迪公司之间的《采购合同》是根据设备自身性质约定的质保期,因此《合同法司法解释》十八条第二款“约定的检验期间或者质量保证期短于法律、法规规定的检验期间或者质量保证期间的,人民法院应当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检验期间或者质量保证期间为准”的规定,申请人被申请人之间的质保期限至少应当与《采购合同》约定的质保期限相同。

(五)本案中《采购合同》权利、义务的双方实则为凯迪公司与申请人,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之间实为代理关系。申请人应向凯迪公司主张相应权利。

本案中,工程发货单的发货方与收货方没有一方是被申请人工作人员签字,工程发货单也不是被申请人制作的,工程项目验收单也没有被申请人方签字确认,整个送货、收货、安装调试、质量维修的过程都是申请人与凯迪公司直接对接,被申请人从未参与。另,投标文件的全部内容是申请人公司制作的,2010年7月8日申请人还发送传真声明:“就生物质项目,因武XXX提供的设备质量问题对XXX造成的损失,XXX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本案中,被申请人只是利用自身资源代申请人进行生物质项目的招标、签订合同事宜,而申请人、被申请人之间签订《购销合同》是申请人在以“买卖合同”的形式向被申请人支付服务费用,双方之间的行为符合《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 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关于代理行为定义的界定,且是有偿代理。本案中,申请人若认为凯迪公司存在违约行为,依据《合同法》第四百零三条第一款“受托人因第三人原因对委托人不履行义务,受托人应当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委托人可以行使受托人对第三人的权利”的规定,申请人应直接向仲裁委对凯迪公司申请仲裁,而不应以买卖合同关系对被申请人申请仲裁。

二、申请人第二项诉讼请求要求被申请人按照1.5倍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违约金依法不能得到支持。

申请人提起该项诉讼请求的依据是《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但该法律条文规定了人民法院是“可以”参照而非“应当”,是否参照的标准应当结合《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的规定进行裁判,本案中,并非被申请人恶意拖欠,而是被申请人要严格遵照《采购合同》付款条件执行。合同履行过程中,只要是凯迪公司付款给被申请人的,被申请人已全部支付给申请人,甚至有些是被申请人自有资金支付,此外申请人预期利益并未因此遭受损失。故本案不应参照1.5倍的罚息利率。

三、本案中的生物质项目和水务项目中的印度都利是两个独立案件的欠款纠纷,仲裁庭依法不能合并审理。

由于本案中生物质项目和水务项目中的印度都利项目签订的是两份独立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合同的履行方式和地点也不一样,因此两个合同的欠款纠纷是分别独立的案件,庭审中被申请人也曾经向仲裁庭提出不能合并审理。依据《仲裁规则》四十八条“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仲裁案件,当事人争议的事实、理由相互关联的,经当事人同意,仲裁庭可以合并审理”的规定,我们认为本案不能合并审理。

综上所述,请仲裁庭依法查明相关证据反应的客观事实,正确适用法律,依法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