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使命崇高 重任在肩

                                                               使命崇高 重任在肩
                                
                               ——湖北省第七届律师协会会长就职演讲
                                    
                                              岳琴舫

查看更多...

分类:职业心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58

襄阳市律师代表大会上的致辞

                                 襄阳市第四次律师代表大会开幕式致辞

    尊敬的夏先禄书记
    尊敬的周剑成书记、金崇保局长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查看更多...

分类:职业心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066

本味李娜

      
      偶然记起一个朋友在饭局上讲的关于厨艺的故事。一个年轻的厨师想显示自己的厨艺,做了一道羊肉菜,自信满满地请老厨师品尝。老厨师品尝过后说“好味道!”年轻人听了喜形于色。随后老厨师把话锋一转:“我说口味好,是指菜里的佐料口味好。你让我尝的这盘菜是羊肉,我却没有吃出一点羊肉味出来。”另一个老厨师点拨说道:“一盘菜,本味最好,一个人,本我最好。做人做菜最大的失败就是丢失了本我失去了本味啊!”
     由此我们想到了法网冠军李娜。很多体育冠军的获奖感言大体都是感谢党和国家的培养,为国争光了很激动,要继续刻苦训练创先争优为人民再立新功等等之类。随后不久我们发现相当一部分冠军离开了党和国家移民他国。李娜在举起奖杯的那一刻,向世界展示的是她的真实。李娜没有朝鲜运动员那样慷慨要把奖杯献给伟大的领袖,直白是为奖金而来,最感谢的是赞助商及其团队,完全没有“祖国”的概念。但李娜的幽默与率真彰显了一个运动员的人格魅力,作为中国人的一张名片在西方人的面前是客观真实的,因而是最亮丽的。本味李娜,西方人喜欢,东方人喜欢,全世界喜欢。

查看更多...

分类:说三道四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062

叫魂

      不知乡下现在还有没有叫魂的习俗。反正城里人和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不知道这个习俗。
    叫魂在当时落后的农村是非常普遍的,主要用来为生病的小孩除病。人们认为,未满10岁的小孩因为年幼,性命尚欠牢固,魂容易脱壳而去。如受到鬼魂的惊吓,就会头疼脑热,迷迷糊糊,身体如抽空了一般,此乃灵魂游离身体而去也。

    所谓“叫魂”,就是为丢了魂儿的孩子把魂魄呼唤回来。
    叫魂仪式很沉重,也很隆重。一般是在冷月当空或夜色朦胧的晚上,由家中女性长者主持,其他家庭成员配合。先是点燃一柱香,化上一张表,向祖宗和神灵祈祷一番,然后将水缸里的水划一个旋涡,用一只小碗舀上旋涡中间的水,将小碗放在生病的小孩的头边,一人用手指不断地沾水往小孩头上弹射,另一人则拿着小孩当天穿过的衣服和一根竹竿出门,一边竹竿敲地,一边呼唤小孩的名字:“xx儿呀”! 里屋的人则齐声回应:“回来了”!如此反复数次,竹竿敲地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到了门口,使劲敲打门槛,喊到:“魂儿进了家”!把竹竿一扔,“砰”地一声关上家门,直奔房间,抱起小孩问到:“xx儿呀,你在那里”?xx儿答到:“我在家里”!于是全家人放松地散开,各自睡觉去了。

查看更多...

分类:我的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808

无肢泳者  

      向大家转述一个听说的故事。
    某地举行残疾人运动会,报名的时候,来了一个失却了双腿的人。登记小姐很小心的问他在水里将怎么游,失却双腿的人说他会用双手游泳。
   又来了一个失却了双臂的人,也要报名参加游泳比赛,失却了双臂的人说他会用双腿游泳。
   小姐刚给他们登记完了,来了一个既没有双腿也没有双臂的人,也就是说,整个失却了四肢的人,也要报名参加游泳比赛。小姐竭力镇静自己,小声问他将怎么游泳,那人笑嘻嘻地回答道:“我将用耳朵游泳”。
   他失却四肢的躯体好似圆滚滚的梭。由于长久的努力,他的耳朵大而强健,能十分灵活地扑动向前。下水试游,他如同一枚鱼雷出膛,速度比常人还快。于是,人们自信地认为一个伟大的世界记录即将诞生。

查看更多...

分类:我的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307

我看律师和法官的关系

     今天我与各位法官朋友和律师同仁一起探讨法官和律师的关系,感觉非常有趣。律师与法官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我相信心里有愧的法官和律师都会尽量回避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也不想出现在今天的座谈会上,负责联系这次座谈会的徐绪柏先生多次催促我提交参会的回执,犹豫再三终于给提交了,回执表上却多了个参会代表作为候补,以备我逃会之需。
    不过我回避这个话题不是因为我不坦荡,除了事务繁忙,主要的原因是避免祸从口出。作为律师,多少都有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倾向,难免语句失当观点偏颇而伤了他人和挂罪有关方面。在此我事先为我本人,也代表其他所有发言的法官和律师做个声明:我们今天的话题所涉的法官和律师,非指在座的各位法官和律师,也不局限于武汉地区的法官和律师,而是具有普遍概念意义的法官和律师,由此强烈要求不要对号入座自我画像。既然是座谈,就要开诚布公,知无不言,言而不尽,互通信息,交流学习,不要展开辩论,切忌相互诋毁和进行人身攻击。
    律师与法官的关系,就是律师与法官在沟通、接触等相互作用中形成的联系。律师与法官的关系,我想包含两个方面的解读内容,一是有良性的关系,有恶性的关系;二是有律师与法官个体之间的关系,有律师与法官群体之间的关系。
    不管什么关系,今天探讨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在法官和律师之间建立一种相互独立、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相互监督的理性的关系,屏蔽法官和律师互相排斥的对立关系和狼狈为奸的交易关系。

查看更多...

分类:精彩辩词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459

夜壶史话  

       夜壶不知不觉退出了历史舞台,估计现在有很多人不识夜壶为何物,而理解夜壶文化的人开始收藏夜壶了。

    夜壶亦名尿壶、便壶、虎子、尿鳖等,一般是扁球形,也有园球形的,甚至有园桶形的,但不管什么形状,都必定在某一侧敞出一个口来。香港曾经举办过现代夜壶展,展出的大多是陶制品,瓷的也有,比较少,锡制和铜制的更少。最名贵的应该算严嵩的夜壶,具说那是金子打的,可惜无缘一睹。

    夜壶是过去的男人们起夜小便盛尿的器皿。老式房屋一般没有厕所,再加上过去御寒的条件差,冬天的夜晚到屋外上厕所多有不便。一般在床的右边挂了个布帘,布帘里放个马桶。但这是妇女的专用世界,男人只能用夜壶。过去有老朽夸大其词说,这男女遗漏之物万不可混合,混合以后不但损阴而且折阳,这当然是唯心的东东。

查看更多...

分类:我的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68

不是裤子惹的祸  

      有一超级夸张的说法,巴西森林里的一只斑斓蝴蝶,如果加快振动翅膀的频率,很可能就会引起美国加州的一场导致无数人无家可归的暴风雪。这个悬的太不靠谱了,反正我不相信。但有一点规律是值得我们计较的,那就是看似不相干的一些事情,原来是互为因果息息相关的。

    以前听说的滑铁卢战败故事,似乎是很有逻辑关系的:拿破仑滑铁卢战败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不在场指挥;他为什么不在场指挥呢,是因为他在帐篷里;他为什么在帐篷里呢,是因为他在吸鸦片;他为什么在吸鸦片呢,是因为他要止痛;为什么要止痛呢,因为他有痔疮;为什么有痔疮呢,因为他穿紧身裤;为什么穿紧身裤呢,因为那时候欧洲的上流社会男士都流行穿紧身裤……
    关于裤子还有一个绝版笑话:有个糊涂男上厕所时发现自己的gg变成了绿色,害怕得不行,就找到一个专治疑难杂症的江湖游医看病,游医仔细看了半天说:“我多年行医,真没见过这样的怪病,依据我的经验,为了安全起见,割了吧!” 糊涂男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结果糊涂男的阳具给割了。第二天糊涂男发现被割后下面还是呈绿色状,又找到游医。游医仔细看了半天又说:“凭我多年的行医经验,你这是内裤掉色!”

查看更多...

分类:我的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04